赚得多却交的少,看看美国的富豪们是怎样避税的?

美国有家媒体叫ProPublica,它获得了大量美国国税局数据,包括美国众多富豪们超过15年的纳税申报表。

这些数据以前所未有的视角审视了富豪们的财务状况,包括沃伦·巴菲特、比尔·盖茨、鲁珀特·默多克、马克·扎克伯格…

它不仅显示了他们的收入和税收,还显示了他们的投资、股票交易、赌博奖金、审计结果。

总而言之,这些数据打破了美国税收制度的基石神话——

每个人都支付公平的份额,最富有的人支付最多。

并且揭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:

富豪们的财富每年增长数亿甚至数十亿美元,却只需缴纳极少的所得税,而且一切是完全合法的。

··· ···

这家媒体拿着这些数据去采访了几位富豪,以下是这些富豪的回复:

巴菲特表示他已经缴纳了所欠的税款。

布隆伯格表示已补缴。

伊坎承认他质押了大量股票。媒体追问他这么做是否是为了避税,伊坎说:

不,一点也不。我的借款是为了赢。我享受比赛。我享受胜利。你认为一个有钱人无论如何都应该纳税吗?我不认为这是密切相关的。你怎么能问我这个问题?

马斯克回了一个标点符号:

索罗斯的发言人发了一份声明:在 2016 年至 2018 年期间,索罗斯的投资亏损,因此那些年他不欠所得税。索罗斯先生长期以来一直支持对美国的富人征收更高的税。

贝索斯拒绝回答。

··· ···

富豪们是怎么避税的?

他们的财富来自股票和财产等资产的暴涨,但这些升值并不需要交税,除非卖出。

所以no sell, no tax.

即便卖出,资本利得税最高也才20%。

而美国劳动报酬对应的个人所得税最高37%,几乎是资本利得税的2倍。

富豪大幅出售股票不仅要交税,还会失去对公司的一些控制权。

如果把这些股票拿去做抵押贷款就可以避税,且利息很低。

由于要偿还贷款,又可以抵扣他们的收入,需要交的所得税又变少了,甚至免交。

绝大多数超级富豪的贷款不会出现在税务记录中,因为它们通常不会向IRS披露,但有时这些贷款会在证券文件中披露。

例如2014 年甲骨文透露其首席执行官埃里森的信用额度由其约100亿美元的股份担保。

去年特斯拉报告称,马斯克已质押约9200万股股票获得了577亿美元的贷款。

借贷给富豪带来了多重好处:

他们获得了大量现金来进一步增加自己的投资回报,贷款的利息还可以抵税。

··· ···

巴菲特是怎么避税的?

众所周知,巴菲特持有他创立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——

这让巴菲特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将他的财富转化为收入,从而避税。

从2015年到2018年,他报告的年收入从1160万美元到2500万美元不等。这可能看起来很多,但别忘了巴菲特是排名世界第六大富豪。

美国国税局的数据显示:2015年至少有1.4万名美国纳税人报告的收入高于他。

巴菲特的第二招是,让公司不分红。

巴菲特认为股息应该为伯克希尔继续投资,或者用来回购股票,这能进一步提高股东们的财富。

如果伯克希尔提供股息,巴菲特每年将获得超过 10 亿美元的股息收入,并欠下数亿美元的税款。

许多科技公司都在效仿巴菲特,至少在一段时间内避开股息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微软和甲骨文等公司为股东提供了飞速增长的利润,但没有支付股息。谷歌、Facebook、亚马逊和特斯拉都不支付股息。

比伯克希尔更绝的是,这些科技公司还会尽量在美国以外的低税收国家计提利润,从而实现公司层面的避税。

巴菲特的第三招是「做慈善」,他已经开始捐出巨额财富,最终计划是将 99.5% 捐赠给慈善基金。

众所周知,这也是富豪们一种常见的避税手段。把财富捐给基金会可以不用交税,但捐出去的钱怎么使用,由捐赠人说了算。

当然,巴菲特的理由很充分,他说「我相信如果将这笔钱用于慈善用途,而不是用于略微减少不断增加的美国债务,那么这笔钱对社会的用处更大。」

··· ···

死亡也是富豪们的避税手段,这有点讽刺。

在生命的最后一分钟,富人都欠着20%的资本利得税。

可当他死亡后,生前的所有资本收益都不用交资本利得税了。

但是财富在传承给下一代时,面临着40%的遗产税,这是美国最高的税种,也是向富人征税的最后一次机会。

很不幸,遗产税可以被轻松绕过——手段包括前面提到的慈善基金会,也包括财富管理公司为客户提供的一系列不透明且复杂的信托

这些手段可以保证巨量财富基本原封不动地从一代传给下一代。

当今美国最有钱的25位富豪中,大约四分之一是继承人。其中三位是沃尔顿家族,两位是玛氏糖果财富的后

裔,一位是雅诗兰黛的儿子。

··· ···

美国家庭年收入中位数约为7W美元,这个水平要缴纳 4%的所得税。

收入超过 62.8W美元的家庭,最高所得税税率为37%。

政府认为工人赚取的每一美元都是收入,并直接从他们的薪水中征税。

但像贝索斯这样的富豪不需要薪水。

贝索斯的纳税/收入VS美国普通家庭的纳税/收入

长期以来,贝佐斯在亚马逊的工资一直处于中产阶级每年8W美元左右的水平。

还有很多富豪都是1 dollar man,比如重返苹果的乔布斯、扎克伯格、埃里森、拉里·佩奇。

这么做当然不是谦逊,只是所得税太高。

根据美国国税局的数据,2018年最富有的25位富豪的工资为1.58亿美元——

这只是他们在税表上列出的总报告收入的 1.1%。其余大部分来自股息和出售股票、债券或其他投资,这些投资的税率低于工资。

以贝索斯为例,2011年他的财富大概是 180 亿美元。

那年他提交了一份纳税申报表,报告说他亏了钱——他那年的收入被投资损失所抵消。

更搞笑的是,根据税法,他赚的很少,这位亿万富豪甚至为他的孩子申请并获得了4000美元的税收抵免。

··· ···

税收减少意味着美国政府的财政支出受限,这又导致大量道路和桥梁坍塌,社会服务枯竭,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的偿付能力永远受到质疑。

在过去的2年里,疫情已经导致美国的死亡人数突破百万,数百万人失业。

这是美国历史上最惨淡的时期之一,却是亿万富翁们最赚钱的时期之一。

巴菲特和他的富豪朋友们当然早就知道这个秘密。

巴菲特在 2011 年的采访中说过一段话,在2020年也被多次拿出来讨论过。

他说:「在过去的 20 年里,阶级斗争一直在进行,而我的阶级已经赢了。」